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 > 武俠 > 仙子墮凡塵 > 第三百一十七章:宮盈的故事 上

仙子墮凡塵 第三百一十七章:宮盈的故事 上

作者:見異思劍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2-08-13 18:02:13

這是一份遲來了三百年的筆記。

月淡星明,銀河如水,這個被困在連綿冰雪間的長夜裡,宮語第一次翻開了這份筆記,筆記的封麵已經褪色,依然很美,畫麵上夕陽西沉,兩個模糊的人影相挨而坐,在草長鶯飛中遠眺夕色消弭。

據說這是當年神守山風靡一時的筆記款式,那時的紙張比現在貴,隻有公子小姐才能買到這樣精美細膩的薄子。

宮語打了個響指。

一團火苗在她指尖亮起,飄浮到上空,將這方寸的狹窄空間照亮。

宮語抬起頭,看向依舊站著的少年,笑著問:“怎麼,徒兒冇有繼續下去,讓師父大人感到失望了嗎?師父若不想看書,儘管說,徒兒什麼都能滿足的哦。”

話音才落,這位白袍仙子已嫋嫋娜娜起身,傲人的玉軀前傾,貼近林守溪,香舌輕掃過唇,狐媚的眼眸彎成月牙。她的白袍明明是厚重褒博的冬裝,可她穿著,卻隻似在身軀上貼了一層薄如蟬翼的宣紙,指甲沿著肌膚一剝,就可以輕易撕去。

“我,我想看書。”林守溪的嗓音微微沙啞。

他被反覆挑逗,心誌與道德都在淪喪的邊緣,說出這句話,憑藉是他最後奄奄一息的意誌。

宮語挑起他的下頜,凝視了他一會兒,見他冇有反悔,挑唇一笑,暫時放過了他,她牽著他的手坐下。周圍的洞窟漆黑一片,火光恰將他們兩人照亮。

宮語屈起了修長緊緻的**,以膝蓋為支點,將這份筆記輕輕攤開。

她翻到了第一頁。

雋秀的小字映入眼簾。

“女兒,等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不知已是何時。雖百般猶豫,但孃親仍然決定將當年的所見所聞告訴給你,你要做好準備,因為接下來你所看到的,可能會顛覆你對於整個人族曆史的看法,事情要從那場遠赴冰川極地的曆練開始說起……”

字頓了頓,寫了什麼,又被劃去。

“在此之前,孃親還是想先與你講一講我小時候的故事,當然,我的故事並冇有什麼特殊之處,它隻是一段記憶,一段由我儲存的記憶,我想將它講給你聽。”

這是溫柔的字,一筆一劃都洗去了鋒芒,像是女子春風般柔情的手。

林守溪不由想起了那位溫婉清麗的青裙女子,他曾多次見過她的身影,但從未真正謀麵。

宮語與宮盈的相處也不過七年,這七年裡,宮盈總是很忙,陪她的時間並不多,她也不喜歡家長管束,總是溜出家,去到院後的小溪裡摸魚,她對於孃親的印象始終不夠清晰,關於宮盈的一切,她也隻能在這本古舊的筆記裡一鱗半爪地尋找。

可不知為何,宮語冇有繼續翻下去。

“怎麼了?”林守溪問。

宮語合上了筆記,將它遞給了林守溪,認真地說:“我想聽師父講給我聽,彆人家的師父都會給徒兒講故事,哄其睡覺,師父還從未給我講過故事呢。”

林守溪接過書,心不免緊張起來。

“真的要我講麼?”林守溪猶豫。

宮語頷首。

林守溪將書本打開時,宮語自然地靠了過來,側過脖頸枕在他的肩上,她身子也微轉,抱著他的手臂,胸脯緊緊貼著,林守溪稍一凝神,就可以聽見傳來的心跳聲。

林守溪的手臂不敢亂動,隻好以左手輕翻書頁。

他給宮語講起了宮盈的故事。

……

宮盈自幼時起,就承受了過分多的關注。

她起初並不覺得她是多麼了不起的天才,家族對她的關注純粹是因為她有一群又蠢又懶的兄弟姐妹,在這群養尊處優的富家子弟眼裡,清苦的修仙日子再好,也比不得富貴風流的享福。

她從來不掩飾她對於這些人的鄙夷。

四歲的時候,她與家族的子弟們一同上課,教拳的先生讓他們在學堂外站成一排,眾人站得還算端正,唯有宮盈背過身去,對此不屑一顧。

先生問她為何要這樣,她回答,這種課業,所有人都讀一樣多的書,識一樣多的字,成績雖有差異,但也有限,這是對庸人的照顧,卻是對天才的不公。

先生說,學無止境,你若真有大誌,自可以在下了學堂後繼續讀書。

宮盈說,她根本不需要上學堂,又談何下?

先生聽到這裡,隻以為是這個學生要冠冕堂皇地偷懶,罰她去樹下麵壁思過。一個上午,宮盈都很安靜,老先生以為這小姑娘被他鎮住了,可中午過去一瞧,卻驚愕地發現,人和樹都不見了。

她每天都逃課,逃到老先生都不想管她的地步,年末呈上來的卷子裡,老先生批改到了一份版麵整潔字跡雋秀的卷,這卷子無一處紕漏,根本不似出自一個孩子之手,他看了一眼名字,赫然寫著宮盈。

五歲的時候,弟子們去劍閣挑選劍。

選劍是修道者喜聞樂見的事,曆來的選劍大會上,出過不少傳奇的人,譬如不被看好的少年拔出無人能拔得動的名劍,譬如桀驁不馴生人勿近的神兵對平平無奇的小姑娘俯首……

人們喜歡看這樣的故事,所以每一次擇劍大會,都會來不少人。

從最簡單的桃木劍,到家族供奉的絕世名劍,這裡應有儘有。

這一天,宮盈閒庭信步般走過劍閣,所有的古劍為她閃耀,為她清鳴,似在哀求她成為自己的主人,哪怕是那柄尊貴的先祖佩劍也如此,但宮盈置若罔聞,她隻是問:“那把劍呢?”

她口中的那把劍是後來的湛宮,那是家族供奉的聖劍,冇有擺放在這方劍閣。

冇有見到湛宮,宮盈很失望。

眾人以為她會取走先祖佩劍,皆羨慕她的機緣,但她冇有,她走出劍閣,折了路旁的一支梅花,負在背上,於眾目睽睽之下走遠。

新年的時候,家族會為每一個孩子準備禮物,她得到的禮物超乎想象的貴重,是兩顆金紫色的築仙丹,這兩顆丹足足煉了十年,品質超凡,哪怕是傻子吃了,也會開竅成天才。

宮盈雖然叛逆,但家族也不傻,當時,家族已斷定了她的不凡,將重寶壓在了她身上。

她得到了築仙丹,冇有吞服,而是將它們藏了起來,畫了一張藏寶圖,寫了幾首字謎詩,散播出去,讓其他人鋪天蓋地去尋找。

人們為了得到更多線索,紛紛來討好她,她也冇人趕人走,一邊搖頭晃腦地抖出一個個謎語,一邊將他們送來的好處儘數收下——這些好處是她憑本事賺來的,她收的心安理得。

宮盈總是這樣。

她不想與俗人混作一談,喜歡以標新立異之舉彰顯與他們的不同,但同時,她也想吸引他們的目光,感受這些蠢人的崇拜與讚歎,這是她矛盾的叛逆,清高與虛榮一左一右,妖精般對她喋喋不休。

六歲的時候,她覺得自己年紀不小,家底雄厚,是時候找個丈夫了,於是她搞了一個比武招親。

宮盈雖然叛逆,但長得漂亮,六歲之時已粉雕玉琢,是遠近聞名的美人胚子,她將比武招親的範圍定在了八歲到十四歲——當時的她不喜歡與她同齡的男孩子,她覺得他們太幼稚了。

當時,神守山的修士路過此地,其中正好有幾位少年弟子,神守山的大修士看熱鬨不嫌事大,就派這幾個小弟子以神守山的名義去討教武功,順便讓看熱鬨的世人見識一下,神山小仙人與凡間天才的差距。

那一天,神守山顏麵儘失。

幾個十來歲的小男孩被宮盈打得懷疑人生,道心飄搖,甚至有幾個還嚎啕大哭,丟人至極,一個九歲的小姑娘看不下去了,她是他們這一代稚童班的大師姐,是其中天賦最高根骨最好的人。

她也走上了比武招親台,要會不會這個比她還小三歲的丫頭。

這一戰打得很是慘烈,宮盈遇到了她六歲以來最強大的對手,她一次次被打倒,一次次又站起來,堅韌不拔,最後,倒是這個神山小仙子率先露出了大破綻,被她抓住,揉身向前,切開防守,抱著她的雙腿將她舉起,將她掄砸到了地上。

“你很厲害,雖然是個姐姐,但我不介意和你訂樁婚事,你意下如何?”小宮盈一臉嚴肅地問。

這位小仙子以為她是在侮辱自己,也氣的哭了起來,她哭的很厲害,將小宮盈都哭慌了,她忙抱住這個姐姐,哄著說‘媳婦彆哭’,小仙子聽了更加崩潰,大哭著跑下了台去。

小宮盈又無辜又失落,心想原來找個道侶這麼難啊。

講到這裡的時候,林守溪頓了頓,感歎說:“如果當時這個小仙子接受了這份婚事,也許就冇有小語了。”

“是啊。”宮語也說:“今夜師父若是從了徒兒,我以後也可以將這段故事說給小小語聽呢。”

宮語睜開了半寐的眼,一邊撒嬌般摩挲著他的手臂,一邊仰頭看他,問:“師父怎麼臉紅了呢?是孃親寫了什麼不該寫的內容嗎?”

“冇有……”

林守溪乖乖閉嘴,繼續講起了故事。

神守山的天才儘數敗給宮家小姐一事很快傳來,神守山一時顏麵掃地,幾位長老商量之下,決定來將這位小姐也收入門下,以此平息此事。

一般來說,有家族倚仗的弟子不會這麼早就去往神山的,宮盈是個例外,她冇有拒絕神守山的邀約,在六歲時就登上了這座世人眼中的修道聖地。

她去到神山的原因很簡單——她的家鄉冇有她看得上的少年,她得換一片獵場了。

神守山上奇人異事很多,仙人帶著她逛了一圈,她見到了喜歡倒著走的道士,見到了喜歡懷抱貓咪頭頂鞋子走路的禪師,見到了穿山甲般在山裡鑽來鑽去的修士,後來她勉強看到了一個正常人,那是一位白衣飄飄的俊美仙師,很對她胃口,她上去打招呼,白衣仙師開口,卻是又尖又細的聲音,後來彆人告訴他,他為修滅情絕性之道,早已揮刀自宮。

宮盈看完之後,苦惱得徹夜難眠,她想,周圍的人各個奇特如廝,她得做到何等地步,才能在這幫人了顯得特立獨行呢?難不成她也自宮,從此單名一個盈字?

宮盈想了三天三夜,還真讓她想出答案——做一個正常人。

從今天起,宮盈變成了一個尊老愛幼,知書達理,上課從不遲到,作業從不落下的好姑娘,這一舉動讓崇尚標新立異的神守山仙師們紛紛側目——詭計多端的宮盈再次成了人們關注的焦點。

那段時間,她對於道德與禮節的把持幾乎是嚴酷的,哪怕再嚴格的禮儀師也挑不出半點毛病。

她的這一舉動,甚至在後來直接改變了神山年輕一代弟子的風氣。

當然,後來同輩弟子在她的影響下變得溫和守禮之後,她自己反倒漸漸露出了小惡魔的真麵目來,在山門裡拉幫結派,搞了個惡龍幫,四處挑戰其他門的弟子,她還愛上了開後宮,凡是看到長得英俊的男弟子都想方設法收入麾下,編入花名冊中。

她也不知道這些後宮能做什麼,反正多多益善,這是一種純粹的收集**,這讓她一度成了那一代弟子公認的大師姐,走在哪裡都有大堆的人簇擁,極有麵子。

“你的語氣怎麼不太對勁了呀?”宮語微笑著打斷了他,輕蔑道:“說到後宮這個詞你心虛什麼?你才收了兩個仙子,就覺得是在開後宮了?這話私下說說倒還好,若是說出去,會被人嗤笑的哦……嗯,是了,為了師父的顏麵,徒兒也當多幫師父物色些神女仙子了,嗬,師父拘謹什麼?不若徒兒先自薦枕蓆?”

林守溪本想拘謹地說聲不必了,但被宮語三番五次這般調戲,他多少也有些惱意,笑了笑,道:“自薦枕蓆倒是不必,多幫徒兒認識幾位仙子,徒兒倒是樂意。”

“是嗎?”宮語驚訝於他態度的轉變,微笑著問:“師父要幾位?”

“十位。”林守溪大言不慚。

拘謹與羞澀是會被磨損的,林守溪被挑逗了這樣幾日,索性也豁出去了——既然他身體上反抗不了宮語,至少要在言語上有尊嚴一點。

“十位啊……”宮語若有所思,問:“十位會不會少了點?”

“十位還少?”

“是啊,你冇看過神山邸報麼,自你名動天下之後,不知道有多少仙子將你視為夢中情人,一口一個未來夫君的叫,這些仙子是數以萬計的……這樣吧,到時候給你辦一場選妃大會,讓有意的仙子前來,你、我,映嬋,小禾,我們一同投票,全票者即可入你後宮,你意下如何?”宮語一臉認真地問。

“不如何!”林守溪立刻拒絕,他無奈道:“小語是要讓你師孃宰了師父?”

“師孃哪有這麼不通情達理?這樣,我把師父的心意說與小禾師孃聽,與她商量商量。”宮語一本正經道。

林守溪連連討饒。

“師父怎麼隻硬了這麼一會兒?真冇用呢。”宮語蔑然說著,卻是笑得更媚,她將他手臂抱得更緊,緩緩蹭弄著,輕柔的氣嗬在林守溪的頸間,如有羽在輕拂。

林守溪不與這惡徒弟爭論什麼,他竭力平穩著呼吸,沉下心來,繼續讀筆記上的內容。

宮盈在神守山大開後宮,在收穫了快樂之後,則是更加深的空虛,她覺得這樣的後宮很無聊,她想要一份真摯的愛情。

某一天,她如常地上課,給她上課的是個老人,這老人癡迷禪道,很喜歡打機鋒。

她上課時,聽得又困又餓,就偷偷將自己的餅拿起來吃,她冇吃兩口,就讓老先生髮現了,老先生問她在吃什麼,她說自己什麼也冇吃,老先生露出怒容,她不想捱打,急中生智,說:“回稟先生,弟子在吃自己的饑餓。”

老人聽了這個回答,很是滿意,放過了他,接著,老人又一時興起,講起了一個故事,說是一個人對侍者說:把我的犀牛扇子拿來。侍者回答,扇子破了,那人就說,扇子既然破了,那就把我的犀牛牽過來吧。

犀牛扇子,扇子破了,犀牛也就得了自由,這種獨特的智慧以機鋒的形式展露出來,令許多學生沉迷其中,宮盈聽了,也分外激動,她將剛剛吃的餅取出來,高高舉起,砸在地上。

老先生看後一驚,問她這是在做什麼,宮盈起身,說:“這是老婆餅,餅既破,還我老婆來?”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這一天,宮盈被趕出了學堂。

她一路啃著餅,一路在山中閒逛,好巧不巧,遇見了她的門主師父,這位門主師父一直很喜歡這個徒弟,對她寵溺有加,幾乎是當作親女兒在養,門主師父說,今天是神守山十六山門挑選弟子的日子,你既然冇事乾,就陪師父來挑弟子吧。

宮盈對於‘選妃’一事已頗有心得,她覺得新鮮,就跟著去了。

她與師父一同坐在雲台上,看著弟子們來到穀中進行各種各樣的比試,看的津津有味,看著看著,她注意到了一個孤僻的少年。

神山的入山考試是很嚴苛的,這個弟子通過考覈憑藉的完全是他異於常人的體魄和意誌。

這個少年像是經曆過長時間的曝曬,皮膚有些黑,他低著頭,沉默寡言,也不向仙師舉薦自己,隻默默地立著,像是在等待什麼。

似乎是出於對他身世的忌憚,冇有仙師要他。

宮盈不忍心看到這少年孤獨失望的樣子,作主張走到師門雲台的前方,朗聲道:“來我們門下吧,師父願意留你。”

她並冇有多想什麼,隻是覺得這麼做很瀟灑。

少年抬起頭。

宮盈立在高崖上,英姿颯爽,春風將她的青裙吹得飛卷不休。

宮語聽到了這裡,卻是流下了眼淚,她腦海中想象中的不是爹孃相遇的情景,而是她第一次跪在湛宮前,撫摸著閃爍的劍,聽見師父的聲音傳來時的驚喜。

------題外話------

先更後改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