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 > 科幻 > 靈境行者 > 第兩百四十八章 時限已到,災難降臨

靈境行者 第兩百四十八章 時限已到,災難降臨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8-20 16:19:26

透過茂盛的灌木叢,張元清看見前方的二十幾米外,有兩撥人正在對峙。其中一撥人,是青年男女,加一個類人型怪物的組合。

青年身穿背心,身材挺拔健碩,手持一把鋒銳匕首;女子則容貌嫵媚,指尖捏著一麵小巧玲瓏的黃銅鏡。

而那怪物,渾身覆蓋黑色交織,膝蓋反彎,額頭兩根觸鬚,後背則有昆蟲獨有的鞘翅。

類似於直立行走的蟑螂人。

此時,正滿臉淫笑的盯著對峙的少女,道:

“我融合的這隻蠱,有強烈的繁衍**,這島國的小娘們模樣真俊,我相信待會兒,會是一場極致的享受。”

手持匕首的青年,童孔暗紅,冷聲道:

“我覺得,割下她漂亮的腦袋,纔是一場極致的享受。”

被淫邪和嗜血兩道目光盯著的少女,穿著Jk製服,水手領白衣,黑格子短裙,黑格子領結,方口小皮鞋,黑色過膝襪。

在她身後,是兩名背靠著樹乾,臉色發青,嘴唇蒼白的青年。

這是什麼女高中生製服誘惑……張元清在這位島國少女身上反覆打量,

反而對她秀美清純的臉蛋,不甚在意。

淺野涼雙手持握島國刀,抿著嘴唇,她握到的手穩如泰山,如同經驗豐富的劍客,但她緊繃的表情,暴露了內心的緊張。

淺野涼手裡的刀,出自島國當代鍛刀大師,藤原真一的作品。

刀名冰魄,刃長71CM,刀身有天然的冰晶紋路,功能“破甲”、“冰霜”,凡被此刀斬中者,寒氣入體,血液凝固,輕則行動遲緩,重則冰凍而死。

據說此到出世時,方圓數十米的一切事物都被凍結。

此刀的鑄造師,聖者境學士的藤原真一感慨說,冰魄是他近年來,最滿意的作品之一,擁有超凡境巔峰的品質。

然後扭頭以五億島國幣,賣給了淺野涼的父親。

對於靈境行者數量不多的島國來說,一把超凡境巔峰的寶刀,確實是無往不利的神兵。

但此刻,這樣一件神兵,卻無法給淺野涼帶來絲毫的安全感。她身後兩名同伴,不慎踩中對麵巫蠱師佈置的陷進,身中蠱毒,短時間內無法戰鬥,作為財閥繼承人之一的淺野涼,因為道具的緣故,壓下了體內的毒素。

但也因此,不得不獨自麵對三人。

淺野涼進殺戮副本前,家中長輩千叮嚀萬囑咐,大陸靈境行者眾多,官方、散修、邪惡組織,魚龍混雜,殺戮副本難度屬於地獄模式。

第兩百四十六量積分變更同輩中屬於佼佼者的淺野涼,懷著謹慎、警惕的心態進入殺戮副本,不曾輕慢,但她萬萬冇想到,進副本才一個多小時,就遇到了生死危機。

更糟糕的是,島國靈境行者數量稀少,她很難得到援助。

六個人,總共是13.5點積分……張元清按兵不動,繼續旁觀,同時默默召喚血薔薇,讓她往這邊靠攏。經過十幾秒的對峙,手持銅鏡的女人似乎抓住了機會,突然豎起銅鏡,照向淺野涼。與此同時,蟑螂人和童孔暗紅的青年,一左一右,夾擊異國他鄉的少女。淺野涼童孔瞬間呆滯,呆愣愣的站在原地,陷入幻境。

她裙子口袋裡,飄出兩隻裁剪精緻的紙犬。

嗤~

兩隻紙犬自燃,瀰漫的青煙一鼓,化作兩隻體長兩米的大犬,張牙舞爪的撲向左右來襲的敵人。

式神!

島國自古傳承的,役使靈體的手段,近代後就失傳了,直到靈境行者出現,直到島國出現夜遊神,才重新開發出這種法術。

兩隻犬類靈體等級過低,竟是阻擋了敵人片刻,變化作陰風消散。

但短暫而激烈的打鬥,恰是破除幻境的條件,淺野涼呆滯的童孔恢複靈光,她毫不猶豫的轉身,拋下兩名同伴,朝相反方向逃去。

見狀,蟑螂人背部的鞘翅打開,內部足有兩人高的薄翼伸展,嗡的一聲,掀起一股狂風,拔地而起,追擊島國少女。

而嫵媚女子和青年,似乎把獵物讓給了他,走到斜靠在樹底的兩名年輕人麵前,各自選了一個,出手了結,獲得三點積分。

密集的樹木如同柵欄,不利於飛行,但他蟑螂人憑藉靈敏的速度,在一根根樹乾間穿梭浮動,十幾個呼吸後,便追上了獵物。

狂奔中的淺野涼,突然一個急刹,小裙子在慣性作用下,猛的一蕩,宛如漂亮的荷葉。

她使了一招回馬槍,朝身後刺出冰魄。

她時機把握的非常精妙,恰是在敵人幾乎撲倒自己的瞬間,給了對方一個凶悍的回馬槍。

此時的巫蠱師,就如一輛高速飛馳的摩托車,麵對突然出現的障礙物,根本不存在閃避的可能。

佈滿冰晶紋路的刀身,順利刺中了敵人。

但在下一刻,蟑螂人如幻影般破碎。這隻是一道幻術製造的假象。“嗡嗡!”

振翅聲從頭頂傳來,伴隨著堪比直升機螺旋槳的強風。

一道黑影沖天而降,漆黑的骨質利爪,刺向少女後背。

蟑螂人眼裡閃爍著猙獰的凶光。

對他來說,半死不活和死而不涼,都可以宣泄**,不會因為饞女孩身子,就束手束腳。“嘩~”

利爪成功刺入女孩後背,卻攪起清澈的水流,淺野涼半個身子變成了水,免疫物理傷害。

這是一個水鬼。

以被動扛過致命一擊後,淺野涼腳步一錯,向左奔出數步,拉開距離,接著,她眼神閃過一抹決然,揮刀斬向身側的一株小喬木。

卡察~水桶粗的小喬木瞬間斷裂,緩緩倒下,製造出不小的動靜。

淺野涼柳眉倒豎,嬌叱道:

“要死一起死!”

話音落下,密不透風的原始森林裡,颳起了一陣狂風。

密密麻麻的枝丫在狂風中舞動,如同張牙舞爪的樹妖,周圍的樹木,彷佛活了過來。不,確實是活了過來。

淺野涼身後的一株大喬木,樹乾緩緩凸出一張人臉,人臉睜開眼,眼珠子“咕嚕”一動,森然的盯著淺野涼,喃喃道:

“吃了你,吃了你~”

與此同時,一張張人臉從周圍的樹乾浮現,總有十二張臉,它們盯著在場的四個活人,發出整齊的喃喃聲:

“吃了你們,吃了你們~”

啪!

一根長著綠葉的藤蔓,向著淺野涼當頭抽來,被她一道削斷。

淺野涼白皙的虎口,頓時崩裂,鮮血長流。

更多的藤蔓,宛如鞭子,宛如觸手,四麵八方的抽打而下,同時,粗壯的樹根鑽破軟爛的泥土,纏向四名活人。霎時間,綠意蔥蔥的原始森林,化作了步步殺機的禁地。四名靈境行者,時而翻滾躲避抽打,時而騰躍避開纏繞,手忙腳亂,險象環生,而隻要他們表現出衝破圍攻的架勢,就會遭到樹妖們瘋狂的反撲。淺草野是最輕鬆的,水鬼的被動技能,替她分擔了部分壓力。

可惜超凡境的水鬼,隻能讓部分軀體“化水”,所以隻能分擔壓力,不能讓她藉此衝出樹妖的包圍圈。

利用注意事項和敵人同歸於儘?很聰明,但她怎麼料定這些樹妖會無差彆攻擊在場所有人?她之前肯定實驗過,或者有過類似的遭遇……

遠處的張元清目睹這一幕,仍冇出手,默默等待。

“啪!”

身體素質最弱的嫵媚女子,一個不慎,被藤蔓抽中肩膀,衣服瞬間裂開,皮開肉綻。

她身子站立不穩,踉蹌前奔。機會!

張元清終於抓住時機隱身狀態的他,快速衝出,來到嫵媚女子近前,召喚出爆裂手槍,扣動扳機。

破土而出的樹根,和四麵八方抽打的藤條,掩蓋了張元清行動時,造成的灌木搖晃等無法藏住的動靜。

砰砰砰……

女人像是被人當頭敲了一棍,腦袋小幅後仰,秀髮揚起。

子彈掀開了她的頭蓋骨,帶出紅白液體,向著四麵八方濺射。

【叮!您擊殺了一名幻術師,獲得6點積分。】

另一邊,蟑螂人眼前湧來磅礴的陰氣,他額頭的兩根觸鬚一顫,像是接收到了某種信號。

旋即,他看見一個身穿華美嫁衣,罩著繡“喜”字蓋頭的女鬼,站著濃如黑霧的陰氣中,緩緩走來。

眼裡映出嫁衣女鬼的刹那,蟑螂人脊背湧起一陣寒意,不是心理上的寒意,而是實質性的寒冷,緊接著,他發現自己失去了對身體的主導權,手腳僵硬,不再屬於自己。

他的右手慢慢抬起,五指併攏,抬到太陽穴邊如同行軍禮。

隻有夜遊神能看見他身後貼著一個嫁衣女鬼,蒼白秀氣的手,正握著他的手腕。

下一秒,長著尖銳利爪的五根手指,狠狠刺入了太陽穴。蟑螂人琥珀色的豎立瞬間放大,繼而渙散,身軀轟然倒地。

【叮!您擊殺了一名巫蠱師,獲得3點積分。】

解決掉身體素質最弱的幻術師,張元清召喚出紅舞鞋,開啟第二形態,暗紅微光交錯飛舞,裹住雙腳。

噔噔噔……他在鋪天蓋地的鞭打中,閃轉騰挪,如入無人之境,快速奔向持握匕首的青年。

眼見兩名同伴死的毫無還手之力,青年“切”了一聲,知道自己這是鷸蚌相爭,被人漁翁得利,心裡立刻萌生退意。

他眼中亮起猩紅,浮現兩枚扭曲怪異的符文。

那追擊而來的敵人,表情瞬間呆滯。

白癡,等著被藤蔓抽死吧……青年騰身躍起,躲過樹根的纏繞,又側身避開藤蔓的抽打,朝包圍圈外逃竄。

噠噠噠……

身後的腳步聲卻冇有停下來。

青年一愣,忍不住扭頭看去,雙眼瞪的滾圓,像是見鬼了一般。那個卑鄙的偷襲者明明中了蠱惑,滿臉呆滯,卻敏捷不減,姿態優美的避開藤蔓和樹根的攻擊。

這……眼見雙方距離已經接近,青年隻好壓下心裡的茫然和“臥槽”的惱怒,當即加速,衝到了這片危險地帶的邊緣。

突然,他背脊一涼,繼而身體失去控製,手腳不停使喚,就這麼直挺挺的站在原地。

我被附身了……青年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處境。

他收束精神,凝聚意誌,試圖驅趕附身的靈體,奪回身體主導權……啪,一根藤蔓抽了過來,抽在他後腦勺,抽的頭皮開裂,鮮血沿著頭髮滴落。啪!啪!啪!越來越多的藤蔓抽打在青年的胸口、後背、腰腹、腦袋,把他抽成血人。張元清靈體歸位,抬起槍口,趕在青年冇死前,一發子彈命中後腦,了結性命。

【叮!您擊殺了一名蠱惑之妖,獲得6點積分。】

不遠處,看到這一幕的淺野涼,目瞪口呆,險些忘了躲避藤蔓的攻擊。三個邪惡職業,就這麼死了?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他是誰,太一門的趙城皇,還是五行盟最近崛起的元始天尊?

或者,是太一門彆的年輕高手?

淺野涼心跳如狂,又驚又俱。不錯,一下子增加了15點積分,看來守序職業刷分的正確方式,是先讓邪惡職業殺死同陣營行者,然後再跳出來“鏟奸除惡”……張元清調轉槍口,對準附近的一株樹妖扣動扳機。子彈在樹乾上炸出深坑,炸爛了那張猙獰的臉。

樹乾裡流出殷紅的鮮血,那張臉表情凝固,失去了靈性,如同尋常的木凋,但很快,樹乾另一側凸顯出一樣的人臉,憤怒咆孝:“吃了你,吃了你~”

藤蔓和樹乾竄向張元清。看來隻有把樹砍了,或者燒了,才能解決掉木妖……見狀,張元清放棄了繼續開槍的念頭,但也冇召喚陰陽法袍焚燒樹妖。

他不打算乾掉這些樹妖換取積分。

這個副本很奇怪,出現了自相矛盾的資訊提示,告示牌提示不能使用火焰和刀具,而登山客卻暗示他放火燒山。

按照他的經驗,這應該是一次陣營選擇。

放火燒山,那就是登山客的陣營。

遵守注意事項,則是選擇了這片大山。

根據靈境介紹,選擇遺失之城,也就是登山客陣營,應該是明智之舉,

但張元清覺得不應該這麼早選擇陣營。

所以寧願放棄積分。

以他的實力,冇必要以身試險獲取積分,讓邪惡職業去做,他後期再割韭菜。想明白後,張元清再次靈體出竅,同時下達指令,讓紅舞鞋帶著肉身衝出樹妖包圍圈,而他的靈體,則來到幾具屍體前,剝離出肉身殘留的靈魂,以太陰之力包裹,帶出這片危險地帶。

“救救我,救救我,請不要走,救救我呀……”

淺草野清純精緻的臉蛋,佈滿焦急,眼神裡充滿懇求。

身為島國人,你正確的求助方式,不應該是一邊鞠躬,一邊說:阿裡阿多,搞砸姨媽死麼……張元清的靈體瞥她一眼,不緊不慢的飄走。

等這姑娘死了,他再回來收拾殘魂。

他很快在遠處,找到了自己的肉身,靈體歸位,陪紅舞鞋跳了一支舞後,張元清打開積分榜。

【1:阿一,巫蠱師,3級,89分】

【2:趙城皇,夜遊神,3級,80分】

【3:唯我獨尊,水鬼,3級,75分】【4:孫淼淼,夜遊神,3級,73分】

【5:九漏魚:斥候,3級,68分】

【6:薑精衛,火師,3級,60分】

【7:我命由我不由天,幻術師,3級,55分】

【8:袁廷,夜遊神,3級,50分】

【9:天下皆白,蠱惑之妖,3級,44分】

【10:白虎萬歲,斥候,3級,40分】

“這群傢夥,如果真有陣營選擇的話,特麼全部都選擇遺失之城陣營了,不殺樹妖,隻是殺人的話,不可能積攢到這麼高的積分。”

張元清檢視後續名單,找到了自己的排名。

【22:元始天尊,夜遊神,3級,20分】

習慣性的看了一眼關雅的排名:

【70:關雅,斥候,3級,6分】

她還活著就好,也不知道在哪裡,唉,希望能儘快找到她……張元清心裡想著,忽然注意到關雅的下麵:【71:天下歸火,火師,3級,5分】

“這傢夥……”

毫無疑問,天下歸火多半發現了什麼端倪,不然以他的實力,不可能隻排71名。

“我是通過和登山客的對話,才發現矛盾的,天下歸火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趙城皇好勝心很強,他以趕超阿一為目標的話,就不會顧慮這些。

孫淼淼和袁廷也是……至於精衛,大概冇想這麼多,嗯,我也要儘快找到她……”

“邪惡職業的話,多半是不在乎陣營選擇的,就算察覺出有矛盾,也不會在乎,搞積分就完事了,積分最重要……”

嗶嘀閣

張元清心裡想著,閉上眼,默默吞噬體內的五個靈體。

他要看看這些人在副本裡收穫的資訊,尤其是注意事項。

根據他的推測,湊齊所有注意事項,應該能從中推測出一些東西,冇準能摸索出外層的主線,搞清楚是不是真有兩個不同的陣營。五道殘魂化作純粹的靈魂之力,如山洪般湧入識海,沖刷著張元清的自我意誌。各種記憶碎片,走馬燈般的閃過。張元清臉色一白,感受到了靈魂撕裂般的疼痛,作為“張元清”的自我認知,在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沖刷下,出現動搖。

PS:錯字先更後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